有一个玖妖

不摘月亮。

我不愿意神化他,虽然我每时每刻都在神化他

我不愿意摘下他,却又在每一个梦里去追逐他

我不愿意接近他,可不能忍受不去听或看见他

我不愿意爱上他,但是我早就没了选择的余地


好痛苦,又好欢喜

好热烈,又好脆弱


不要伸手去摘月亮

只闭上眼去听,抬起头去看就好了


多谢阿欢,多谢失——

来给我的宝写点什么,评论区放不下,我不想掰开,那就这样送你。@上海爱情故事 

多谢失恋,多谢顾言欢。


阿欢写这文的时候好痛苦,跟我静音连着麦,隔着一千多公里,一段一段的发来问我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

看文时觉得自己是狡猾的,同样出生在北方,我却有机会落在南方生活,站在阿欢不曾见过的广州阳台上,残忍的把每一个不够南方的细节剜在她的痛苦上,听她在北方的风里,静着音去抓那些来自南方的潮气。


成文无疑是令人惊叹的,阿欢是个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人,可她笔下的南方高度可溶于我身处的广州。拥挤的握手楼,海一样的大雨,出不完的汗,晒不干的衣服,呛进肺里的烟雾,无处不在的高温。

两个年轻的男孩儿就在这样闷热的城市里见面,在暴雨跟烈日里靠近,在碎石块与新玻璃里飞翔,在自行车轮跟纸烟盒里走过。他们在阿欢的笔下走进又走出握手楼群,我在广州的握手楼群外思考他们会在哪盏灯下放声唱歌。


某幻躺在王瀚哲身旁。热腾腾的两具肉体,湿漉漉的顶层空气。他们躺着,同一张床上,肉贴着肉,头挨着头,翻身就能接吻,牵手就能做爱。但他们不拥抱,不对视,他们唱歌,唱《多谢失恋》,用标准的,生涩的粤语唱歌。他们不需要抱歉,不需要被打断,他们只唱歌。他们用旋律搅乱屋子里的潮气,用歌词烘干泼下来的雨水。


“耶稣活在信徒里。”


王瀚哲拍不上被铅弹击落的飞鸟,于是用镜头锁住了窗户后面的某幻,用相片锁住这位要被神化的风流人。就算隔着相纸都还需要封上栏杆钉上玻璃,神化世人;都也还挡不住他眼里的光斑跟眼底的痣,神爱世人。

王瀚哲不是某幻的信徒,某幻也不是真的耶稣。他们就是两个在茶馆相识的大男孩儿,只是两个拿着喷漆在破楼里涂鸦的年轻人。

他们只是人,普普通通的人,连呼吸都不能舒坦畅快的人。


那王瀚哲为什么不给某幻看那张图?那张被捂进手掌下的预览图?


某幻不是神,王瀚哲也不会说爱他,但是落凡的神总要去被世人的爱所折磨。

谁是神?谁在爱?谁是世人?


某幻被女孩甩了两巴掌,一次在雨里,一次在晴天。王瀚哲好巧不巧都在场,看着年轻漂亮的人平淡的落魄。一巴掌把王瀚哲扇进某幻的烟里,一巴掌把某幻扇进王瀚哲的相机里。

多谢失恋,失恋让人成神,让神成人。


他们不要相爱,他们要失恋,与自己,与过去,与前女友,与现在,与彼此,与未来。

王瀚哲还是把相机留给某幻,把在握手楼里湿热的一整个夏天送给某幻,把封锁在显示屏里的“耶稣”还给某幻,用凡人的眼睛看镜头外的他。某幻递给他一瓶甘蔗汁,瓶底晃着渣滓的甜水,附赠一个口型,一场大笑,一个推车被巷子吞下的背影。

他们遇见,他们再见,他们不再见。握手楼里的人,来了又走,哭了又笑。下不完的雨,冷不掉的夏。他们相爱过么,在这潮湿又拥挤的握手楼里?


我不知道。也许有吧,也许没有。

借一句愚月的歌词,

“而在所有关于爱的提问里,我们回答也怎么是疑问句”


但是多谢陈阿嬷,多谢那蜇嘴的粤语,多谢下不见光的窄巷,多谢那段丢了的台阶,多谢下不完的暴雨,多谢那罐没用完的天然气。

多谢失——

算了,我看不见某幻的窗户,也洗不出王瀚哲的相纸。我也要从握手楼外离开了。


感谢阿欢,很痛苦,很震撼,很喜欢。

爱谁,亲密关系,我

要对亲密关系大喊fuck off。


我不爱谁就像死去,爱谁就像我肺泡所贪婪的氧气。

我燃烧自己恶狠狠去爱,所以别来靠近我,别来拥抱我,会爆炸的。

等烧空最后一丝肺里的氧气,我就要干涸成退潮的泥沼,狼狈的等待下一次呼吸,等待不知道是否有力气燃烧的下一次。


爱是浪潮,我是玻璃罩,在暴风里裂开一张网,内里满是断掉的海藻跟化骨的鱼尾。

爱是光线,我是黑色的脉搏,吞下每一颗光芒,在刺痛里泵走每一捧棱角分明。

爱是绳索,端头在我手中,头颅在月球中心,我站在引力之内。


走不出来的,我还在呼吸,我还有心跳,我就无法从自己中走出来。

一个疑问

为什么现在的粉比我之前在写东西的时候还多?

朋友们你们都是从哪把我挖出来的?

来关注我个冲浪号做啥子(挠头

近日

我会因为浓稠的悲伤变成发霉的蒲公英

在阳光的边缘外增加湿度,从现实溺入梦里

又会因为过载的杀意变成导火索上的玫瑰

在愤怒的裹挟下熊熊燃烧,从梦境跌回现实

反反复复,不知始末

自我怀疑,自我放弃


已经很难集中注意力了

三天前开始的脑鸣总在耳机停摆的夜里放声高歌,莫名想到“警钟长鸣”

治脑鸣的药对胃不好,恰巧最近胃也出了毛病,索性停药硬扛,反正也只是吵而已

比起说是失眠,我更像是单纯的不愿意夜里睡觉


本就拉胯的写作能力也在不断下降

记录的东西越来越少,大抵是因为出门时间在断崖式下降

lof卸了又装,却什么都没有认真去看

阿欢的新文也没去点开,现在的状态看什么文章都是在亵渎作者

她写的很痛苦,我不愿意浪费这篇文


亲友说感觉我并不想被治好

确实,开了4种药了,没一个吃的

为什么如此痴迷?如此抗拒?

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脑子还在响

尝试去睡觉了

笑死了

91,永远的评论区大户

哎,啥时候能自己写点能看的东西出来啊

说点什么,关于猩幻,关于因为他们而关注我的你们

那个,看到有几位朋友因为顾老师的转载,抬爱来关注我,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


我惯是个喜欢写评论写感想的,活跃于各个老师们的评论区里。也许有朋友眼熟过哪句评论,我的荣幸。

但很遗憾,我并不怎么会写文。如果是为了看产出而关注我的,很抱歉,短期内也许不会再有猩幻的产出了。


顺势就跟所有关注了我的朋友们说一下吧。


我磕猩幻,早些时候有些不怎么有意思的产出。都是没什么剧情的意识流,写出来只是为了自己爽。

还有就是我只会跳脱又模糊的意识流写法。


现在不怎么写了,但是还在磕。不过也已经没有很热情了,从滚烫的海水变成了杯子里的白开水。

我还是会看,会思考,会想要跟那些有创作力的,写的美的老师们交流。

我也看清了自己的水平着实不够,写不出来什么能打动人的文字与故事。


我不愿再用我这拙劣的文字去勾勒我心里的猩幻了。他们太好了,我的文字是配不上的。模糊点好,直白的暧昧是最好的状态。

就此停笔,不愿再妄图去拙劣地涂抹些什么出来。


如果是为了看猩幻产出而关注我的朋友,我需要向各位深鞠躬。暂时不写了,这个暂时没有时间上限。我记得我好像坑了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写,什么时候写,写什么。

不愿再等的朋友们,请随时将我移出各位的关注列表吧。


这个号大概率就拿来冲冲浪发发评论了,也许偶尔发一发不成器的文章出来,大部分可能并不是什么cp产出。可能是我的碎碎念,可能是我的日常杂记,可能是什么读后感。

以及我在磕cp这件事上是个有点洁癖的混乱邪恶人,与此同时还在搞贷人。说不好哪天推的文就成了某一部分朋友们的天雷。这好么?这不好。


希望各位错爱关注了我的朋友们慎重思考,如果有任何问题请立刻取关我网上冲浪快乐第一

最后,无论各位选择如何,祝好。

一份《上海爱情故事》的repo。

迟来很久,甚是抱歉。


拿到手的瞬间,眼睛就变的多么小。


我看不清世界,也留不住泪水,一整对眼睛,就只放得下那行署名。


太美了,美到我的心脏愿意为此滞后一拍,美到我的视线愿意为此不再扩散。


这该是怎样的浪漫与温柔才能创造这些艺术品,我的大脑在灯光里感叹着,惊讶着。


就像我未曾想过能够认识顾老师这件事一样。


顾言欢,我命中注定的一捧海,一捧灰状的海。


顾言欢,一捧就着蝴蝶翅膀,由玫瑰烧成的海。


每一篇故事我都在出本前看了又看,但是这不妨碍我触摸着粗糙的纸张,把那些刻进脑子里的文字再痛饮一次。


已是挚友,那便不再用“老师”二字客套。我想要说些什么,说些早就跟阿欢说过的话。


阿欢的文字总给人一种水的感觉,流畅,清透,自由,平淡却极富张力,能够完美的溶开每一丝醇厚或清淡的情绪。


然而初见像水,再品就成了酒。


这文字温和却不寡淡,极适合拿来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温,这时候就从文字里淌出来更多层次了,埋进文字里的情感与才华就成了诱人的酒香,品着品着就一头扎进去醉倒在故事里了。


阿欢的文章,要么放下不看,那就是一杯温水,在玻璃杯里不急不缓地注视着你;要么拿起细品,那就成一杯烈酒,烧进心里不声不响地烙下一笔。


而《上海爱情故事》里的每一篇,都是顶好的精酿。入喉温润,回甘醇厚,读的人直呼过瘾。就好似沙漠里的一壶甘泉,生出一种灌溉生命的欢愉。但放下书,去回味情节,回味段落,又好像醉了,醉去故事里,成了故事里的一阵风了。


如我所言,在成本印出前,我同阿欢行了个方便,把整本书看了一遍。几乎每篇都有大段大段地与阿欢讨论着,分析着,共鸣着。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阿欢与文字不相联系,那会是如何。她是那样有灵气,是生来就是要跟文字打交道的人。我也实在无法想象,我如果不曾认识她,那该是如何,好像我们生来就该相遇相熟一般。


阿欢太好了,她的文字太美了,恐怕任何一个人都很难不被这种美震撼。这种美被用书本实体化后,更是让人无法不去想捧在手里,用指腹小心地触摸。


就像是生长在玫瑰花心里的蝴蝶在星环下飞翔,用翅尖触碰我的手指一样。


若无法得到这次的本,那我必定是要抱憾终身的。


但我很幸运,那蝴蝶愿意飞向我,带着天上星环洒下的光芒飞向我,飞向醉倒在文字里的我。


多幸运,多幸运。


                                            ——2021.5.8

饿死了,自割腿肉了

打个预告

大学生江*清吧驻唱月

是都还没走起来的年轻人

过两天交完图就继续写完

目前进度1k7(是流水账

因为过于喜欢所以到处发发

顾言欢,我命中注定要遇见的一捧海🙏